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Facebook改名Meta, 元宇宙就来了吗?
Facebook改名Meta, 元宇宙就来了吗?

扎克伯格在日前Facebook的Connect开发者大会上宣布,将公司名称改为“Meta”。目前“Meta”已经取代了该公司全球总部门牌上的标志性大拇指的Like图标,公司股票代码“FB”改为“MVRS”,自2021年12月1日起生效。

扎克伯格吵吵公司更名已有一段时间,他的理由是该公司的品牌与一种产品紧密联系在一起,这种产品不可能代表其今天正在做的一切,更不用说未来。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希望我们被视为一家元宇宙(metaverse)公司”他说。

因为Meta的发音谐音为“买它”,所以网友们戏称Facebook公司新名字为“买它”,该公司在宣布更名的当日股票收涨1.5%,可见股民买它的意愿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强烈。同样业界对于Facebook的更名及元宇宙业务,也没有给出“买它”的信号。其实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Facebook公司改名Meta,大家都想多了。

有可能“忽悠”并误导市场

有人担心,此次改名风波,会让人认为元宇宙时代很快就要来了,而且仅靠少数几家,甚至是脸书一家公司就可以把元宇宙构建起来,引发新市场的虚火。

“元宇宙时代真正到来仍需时日,它的构建需要大量的技术、大量的企业,需要从政府到行业的生态携手,并不是一家企业就可以完成的。”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在接受《中国电子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事实上,元宇宙的构建,有着丰富的技术逻辑,每一层都做扎实才能有真正完整的元宇宙。汪丛青谈及了元宇宙的七层技术:一是底层技术,包括5G、6G、云等基础网络设施,以及计算、处理和感知单元;二是交互层,包括手机、VR/AR、智能眼镜、可穿戴设备、脑机接口等交互设备,以及触觉反馈、脑波等交互方式;三是去中心化系统,付费系统、边缘处理系统、AI代理、微服务、统一标识、区块链等系统;四是空间计算层,需要三维引擎、自然且多任务并行的互动模式,以及地理空间地图等;五是开发工具,需要设计工具、空间及物体扫描、NFT、数字商务等;六是搜索层,包括检索、广告网络、社交等;七是体验层,包括教育、合作、游戏、电竞、购物等。

如此庞大而复杂多层的系统当然不可能仅仅靠脸书一家构建,而且它需要长时间扎实地建设与布局。几天前,百度副总裁马杰在世界VR产业大会上表示,一项重要技术成果的成熟运用,离不开大量基础设施的提前布局,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为互联网的成熟铺平了道路,元宇宙的完善同样需要众多技术环节的长期建设。马杰呼吁产业界共同防范虚火,关注基础设施的建设、市场的培育、软硬件的发展、高质量内容的建设。

事实上,看好元宇宙并对此进行大量的投入与推动的公司不仅仅是Facebook一家,但这些科技巨头保持了更为严谨的态度。微软(中国)首席技术官韦青在2021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XR国际论坛上表示,苹果、微软等公司的高管在谈及Metaverse时,态度都十分谨慎,苹果公司CEO蒂姆·库克更愿称之为增强现实。苹果与微软两家公司在虚拟业务与物理业务两个维度都有覆盖。“只有极少数的公司仅有虚拟业务,他们往往对‘元宇宙’概念格外痴迷。”韦青说。其言下之意对于脸书的炒作、脸书的改名,持“不买它”的态度。

不看好Facebook商业推进范式

目前脸书在AR/VR市场进行了大量的布局和投入,包括收购了领先的VR设备制造商Oculus,成立一个专门的元宇宙业务部门,并计划未来5年在欧洲雇佣1万名员工等。因为这样的动作,所以市场上有一种声音认为,目前脸书是元宇宙市场的“头号玩家”。

汪丛青认为,脸书对于元宇宙的推动和打造是将其视为一个产品、一个系统,采用了封闭和掌控式的思路来发展,而不是把它当作下一代互联网。下一代互联网的推动发展需要开放思维,需要互操作性,需要隐私保护,需要丰富而开放的产业生态。

汪丛青认为,元宇宙作为下一代互联网需要具备六个原则。一是世界上只有一个元宇宙,而不是每一个公司、每一座城市或者每一个国家各自开发元宇宙。二是没有一个人、一个公司可以拥有整个元宇宙。三是元宇宙可以让任何人进入、参与、互动,不会排斥任何人。四是任何设备都可以连接元宇宙,可接入的硬件设备不受品牌的限制,也尽可能不受类别的限制,手机、PC等设备连接元宇宙虽然无法带来沉浸式体验,但也可以让用户进入元宇宙。五是用户在元宇宙中是有存在感的,动过的东西会有痕迹,能够对元宇宙施加影响。六是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代,将以更丰富、三维化、虚拟现实的方式被人们体验和使用。

事实上,在这次演讲中,扎克伯格也表达了过去几年在发展思路上所走过的弯路令其羞愧。所以扎克伯格表示,元宇宙不是一家企业可以完成的,需要开放性、需要互操作、需要标准与隐私保护等,要用新的思路来推动更名后的元宇宙的发展。

不过业界内人士表示,不要看他说什么,而要看他怎么做。几年前,在收购Oculus公司时,扎克伯格也曾表示以后用户使用Oculus并不需要拥有Facebook的ID。但事实上,买下Oculus两年后,这个曾经立下的誓言就被“食言”了;更别谈向他国出售用户数据,以改变人们对特朗普的看法,影响了美国的选举等。诸多事情的发生,让人们很难信任脸书与扎克伯格。

不仅仅是外界对于脸书更名后的元宇宙路线持怀疑态度,甚至是脸书公司自己的核心团队核心人物,也都看不惯扎克伯格的做派,没给扎克伯格投赞成票。在昨天晚上的脸书开发者大会上,在视频的第14分钟时,出现了脸书收购而来的VR设备公司Oculus首席技术官约翰·卡马克(John Carmack)的发言。卡马克表示,他反对Facebooke试图拥有/创造metaverse的行为。这段话居然在Facebook的官方活动上放出来,着实令人惊讶不已。

改名并不能改变Facebook的窘境

或许在一些人看来,扎克伯格之所以要改名,是为了公司的转型,从社交业务转向未来的元宇宙业务,需要一个新的名字,需要一个新的开始。但事实上,包括微软、IBM、英特尔等很多老牌的科技公司都曾经历过无数次转型,从来也没有因为业务的转型而更改过名字,就像诞生了100多年的IBM,曾经历过数次转型,如果说每转型一次就更改一次名字的话,那早就不知今天该称呼什么了。

所以有人认为脸书更名是为了转移大众注意力。目前脸书面临诸多难题,包括该公司还面临着来自监管方的压力,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;也包括本月初前脸书员工向国会作证,列举脸书不愿改变算法以减少虚假信息等系列问题。同样还包括财务压力,本周脸书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,该公司的总营收从上年同期的214.7亿美元上升至290.1亿美元,但仍然低于分析师预估的295.7亿美元。脸书需要新的注意力,需要新的品牌营销。

网友“新乞丐”说:“当一家公司炒概念时,就意味着这家公司的业绩和方向出问题了。”也有人认为此举“虚张声势,巧立名目”!

韦青在VR论坛上表示,在科技行业,或者作为一个工程师来讲,一定要清楚元逻辑,一定要清楚科技服务的逻辑。“我们的客户到底要什么,客户不会因为你把一个名词改了,就决定跟着你的名词走。”他说。

颍上县盛堂乡东升养殖场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盛堂乡尚洋村瓦房村第三湖旁